余果的博客

关于停滞和迷茫,我怎么看

Introduction

user

余果

一个跨界学习者,《Web全栈工程师的自我修养》作者。


user

余果

一个跨界学习者,《Web全栈工程师的自我修养》作者。

Featured

关于停滞和迷茫,我怎么看

余果 想法

一、

前几天有一个小朋友问我,你工作中迷茫过吗,我说,当然了。

如果有人永远非常确定自己要做什么,要么是极端天才,要么是极端无知和幸运。因为天才没那么多,所以大概率是后者。

第一种常见的迷茫是做得不好,想要认可而不得,刚开始工作的毕业生,或刚进入某行业的转型人士经常遇到。

这非常正常,想要得到认可是职场人的基本属性。如果说,我不需要别人认可我的设计能力、编程能力,那我的能力永远无法得到提升。

与此同时,新手作品却又很差劲,这是常态。如果有同龄人表现得更好,就更迷茫:“我适合做这个吗?我是不是一个没有才能的人?”

在这一阶段怎么跨过去呢?我的经验是,你只要去做就好了。

我相信一万小时定律,所以还在一千小时内的时候,就不用想太多。如果总盯着大师出品,就会觉得自己黯然失色,一事无成,半途放弃。完美主义是完成一件事的大敌,所以不需要所有事都做到百分之百。

有一部电影《Maudie》,讲加拿大一位患有关节炎的民间艺术家莫迪,利用身边有限的颜料和木板开始画画,一直画一直画,最后被越来越多人知道和喜欢的励志故事。诚然,她有画画的天分,但我想,如果放在网络时代,或者她刚开始画时就对比其他人的作品,或者追求“正确的绘画方法”,肯定不会取得这么大成功。

写东西也是,想到一个话题,你会第一时间于网络寻找资讯,而网络可能打消你想要写东西的欲望。因为你会看到一些已经公认的高赞好文章。我能够写得比他更好吗?不能……那还是不写了……

一个青年诗人把自己写的诗寄给当代诗人里尔克,里尔克回信,里面有一段:

“你在信里问你的诗好不好。你问我。你从前也问过别人。你把它们寄给杂志。你把你的诗跟别人的比较;若是某些编辑部退回了你的试做,你就不安。那么,我请你,把这一切放弃吧!你向外看,是你现在最不应该做事。没有人能够给你出主意,没有人能够帮助你。只有一个唯一的方法。请你走向内心。 探索那叫你写的缘由,考察它的根是不是盘在你心的深处;你要坦白承认,万一你写不出来,是不是必得因此而死去。这是最重要的……”

我觉得很有感触。

如果你想写作、写公众号、写自媒体,那你就去写,然后一直写。

如果你看到别人写得特别好的,模仿也可以,多模仿他的结构和风格。如果不喜欢模仿,自己写也可以。这都没有问题。

重要的是,要一直写,不要因为完美主义而停滞。

二、

第二层次的迷茫是对专业的价值的迷茫,会在工作五六年,到十年之间出现。

这个层次的迷茫比较形而上,因为你已经摆脱生存问题,开始追求人生意义。

我们一直被教育专业的重要性。我们进入社会,做了程序员、设计师。

设计师会高度认可设计的价值,前端工程师认为前端比客户端更开放更重要,运营也认为产品的生死存亡在自己手中。各专业开始出现“部落效应”、“信息茧房”,设计师就只跟设计师交流,聚在一起骂老板、骂甲方、骂这个没有审美的社会……

你只要多参加行业大会,就明白我在说什么。

这种“迷信”有好处,必须如此坚信才能走得更远。它就是我们的最初的“成长的意义”:我把事情越做越好,就会越来越成功。

工作五六年后,摸到了整只大象,就开始怀疑:好像不是这么回事!

专业变成一个“无关项”。设计师会想,产品挣不挣钱,好像跟设计好坏没有关系。最能决定整个事情成不成的因素,不在我这里。

你一直追求提升和进步,把事情做得更好。到了现在,在夜深人静的夜里,最常问自己的就是:编程、或者设计、或者任何专业……它的价值是什么?

有些人开始麻木。专业到后来变成日常重复,很多人就开始只做一件事:完成别人的期待。

“他们”都觉得设计就是做界面而不思考本质,那我就做表面、做流程。深度思考很累。不思考也能让结果看上去专业,不费脑子。

你所信任的设计理论,无法赢得一场需求评审,最终还是老板说了算。你所追求的设计流程,在现实中永远是奢望。你把专业内的事情都做对了,也不一定成功。而那些专业不好,但运气好的人,早就财务自由。

我第一点想说,你要复盘,但绝不是结果论。 自己的世界观会跟真实世界产生碰撞。我们从教科书里面学到的理想世界,跟真实的世界不一样。

《对赌》这本书告诉我们,真实世界里所有的事情都是概率,自利性偏差和情绪倾斜,人们在处理不确定信息时经常分不清运气和技艺、信号和噪音、决策水平和决策带来的结果,从而陷入结果论中。你能改变的就是在复盘中精进你的技术,提升专业性。

你的方案总被否决,并不一定是老板或甲方没有审美,可能是你过于沉迷专业。我在一些行业设计群,里面有设计师会发自己的海报作业出来,骂老板不懂欣赏。说实话,我觉得这些作品确实有明显的商业硬伤,但设计师可能会抱着“没人能在我的理论和审美里战胜我”的心态,一再强调自己的排版、配色和字体是无懈可击的。

第二点想说,这是对专业分工的陈旧理解。 过去的商业和工作都比较清晰,对专门化分工的要求高。如今在商业和管理中的“扩大权限”(job enlargement),允许雇员有更多的自由去发现和确定自己的作用。

你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,在直属老板和跨部门的业务老板之间,与谁打好关系能让你的职业发展更好?很可能是前者。那再问你,与谁合作能让用户和客户获得更好的服务,让世界变得更好?很可能是后者。

现在,有一些组织已经开始重新思考组织架构的方式,当然,直接让人向两个老板汇报会有一些管理混乱的问题。但我想说的是,你要自己重新定义自己的工作,思考做什么是对的,而不是陷在原始的专业里面。这会让你成为真正的专业人士。

写到最后也许有点心灵鸡汤,但其实这也只是我心态积极时候的解决方法。没法解决的时候,我就去运动,或者去读书,或者就是喝一罐快乐肥宅水。不要觉得我一直是稳健而坚定地往前走,毫不犹豫和彷徨。因为我也常常原地打转,或者被生活打倒在地。在哪里跌倒,我就在哪里躺下,过一会再想,起来干一架,或者绕一条路再走。这当然难受了,但希望做立体型的学习者,追求一颗清醒的头脑,就必须承受这样的难受。

所以,如果一个工作总让我会觉得困难和迷茫,这反而比那些不需要我思考的工作更能吸引我。

这样看来,也许我还会迷茫很多次吧。

user

余果

一个跨界学习者,《Web全栈工程师的自我修养》作者。 关于我